体育平台

秩序统将-蒙恬

  • 生活能力:
  • 攻击伤害:
  • 技能效果:
  • 上手难度:
  • 英雄类型:兵士

    秩序统将讲解:

     旧玄雍物产匮乏,纷争不休,百姓生活十分艰苦,出生于名将世家的蒙恬因对民众苦难的同情,理想有朝一日能重振国家,使百姓免于苦难。

     
    他自幼勤修武道,苦读兵法,希望能尽早实现本身的人生追求。
     
    因在军事上的出众天赋,他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已成为了一位非常出色的将领。
     
    但旧玄雍体制杂乱,蒙恬的指导天赋难以发挥,将士们多凭个人力量战斗,玄雍纷争难平,蒙恬人生追求难以实现。
     
    后来血族之灾爆发,蒙恬为了爱护百姓,毅然领兵奔赴前线,只是在旧有体制下,松散无序的军队根本无力抵挡,玄雍节节败退,濒临覆灭。
     
    蒙恬第一次意识到,玄雍必必要有铁一般的规则和秩序。
     
    幸好此时嬴政从稷下求学归来,芈月归政,君主亲政,在新的律法和体制下,蒙恬得以开始推行规则和秩序。
     
    他设计了最简单用的矛与盾,让每个一般人随时拿上就能走上战场,他智瞑了最严格有效的军规,增进将士们的互相配合,他还创造了属于本身的一套军阵——广厦。
     
    战场千钧一发之际,蒙恬第一次完整地发挥出军阵的力量,他利用军阵彻底击败了血族,救玄雍于覆灭边缘。
     
    对抗血族的获胜和守护的重责使蒙恬深信规则与秩序,他认为只有规则与秩序才能爱护国民。
     
    后来血族卷土重来,侵犯他地,流离失所的难民纷纷向玄雍涌来,想起曾经同样的悲恸,蒙恬选择收容与庇护这些难民。
     
    血族的伤痛不仅在玄雍,更在天下,于是蒙恬下定决定要找出血族的根源,守护天下的百姓免受伤害。
     
    现在,他正向着南荒出发,因为那里又有了新的威胁。
     
    长夜行
     
    长夜漫漫,踽踽行,前路茫茫,众人皆迷
     
    三月,血族之灾爆发,玄雍东部边城告急,周边邻城得到消息紧急援助,赶至时,玄雍边城已失,诸援军就地与血族交战,诸军尽灭。
     
    同年四月,因派出援军而兵力空虚的三城相继沦陷,只来得及传出紧急军报。
     
    同年六月,玄雍得知军报,百官为主将之属争论不休,军情延误,又数城沦陷。
     
    同年七月,正在北前线巡查的蒙恬集结北境兵力,紧急往东境援助,在不明血族战力的情况下,蒙恬施行固城据守方针,血族攻势因此延缓。
     
    同年九月,百官利益之争结束,主将终获任命,蒙恬得到朝中军令,须无条件配合主将。
     
    次年二月,主将集结周边兵力想与血族正面对决,蒙恬力劝未果,与蒙家军一同被编入玄雍大军。
     
    次年四月,周边的百姓在蒙恬的强烈要求下被提前转移,只待血族一到,便展开对决。
     
    当玄雍大军尽数陷于铺天盖地的血族重围中时,蒙恬知道,这一战玄雍又彻底的败了,数月以来,玄雍已一连损失了近十城,无数的百姓被俘,无数的将士也因此牺牲。
     
    主将下令,仅剩的玄雍军开始紧急撤离,夕阳下,漫天黄沙随着迅速的马蹄四处飞舞,模糊的视线里,蒙恬犹如又看见了万千呼喊,又一座城沦陷在身后,蒙恬的内心感到无比的沉重,在这诸军尽失的悲恸中,蒙恬清楚地明白,玄雍已到了一个不破不立的关键之时,想要扭转眼前的困局,必需彻底的改变。
     
    夜,孤月高悬,蒙恬自一人站在城墙上,他安静而又长久地眺望着前方无边黑夜——那里,是故城沦陷的标的目的。
     
    蒙恬又想起了曾经在玄雍边境纵马驰骋时的情形,那时他亲自率着蒙家军,一路平息边境纷争,玄雍国境因他们的努力终于渐渐安宁,百姓们也开始拥有安宁的生活,将士们因百姓的安宁,都感到由衷的高兴。
     
    蒙恬以为,一切都会越来越好,阿谁常年杂乱的玄雍,也将要结束。
     
    但一场突如其来的血族之灾打破了蒙恬的希冀,一切都化为了泡影,曾经的美好,也都成为了过去。
     
    边境百姓被俘,将士接连牺牲,玄雍的国境被无限压缩,如今已不足十城。
     
    今日,他亲自去朝主将建议,想要在军中推行规则与秩序,以希望提升将士们的群体作战,并以此击败单兵脆弱的血族,但主将却只害怕蒙恬夺权,坚决地推辞了。
     
    两人不欢而散,蒙恬只能继续在力所能及之处,努力地守护玄雍。
     
    长夜漫漫,蒙恬踽踽行,前路暗中无边,但不管这黑夜多么漫长无垠,蒙恬都将一往无前,直到光明。
     
    东方渐白
     
    “报——”
     
    当蒙恬接到从宫内传来的最新旨意时,他知道,他等待许久的转机终于来了。
     
    君主嬴政亲政,新的律法和体制推行,蒙恬也被任命为新的主将。
     
    整个朝堂,在嬴政的强压下,开始全力配合蒙恬的军事行动,蒙恬则以蒙家军为根基,开始在玄雍军中推行规则和秩序。
     
    “令则行,禁则止,无有所怠”,“闻鼓声而进,闻金声而退……”
     
    整洁划一的军营里,蒙恬正威信地站在士兵身前,开始对玄雍将士进行最严格的操练。
     
    他规定将士何时起床,何时演练,何时吃饭,何时休息;他规定鼓声几响代表何意,旗帜几挥又代表何令;他还在军中推行军阵,以方圆阵为守,以雁形阵为攻,再配以其他变种,让将士们发挥出最大的群体战力。
     
    蒙恬通过这些严密而有序的军规,一点一滴地让将士们增进互相之间的配合,以改变玄雍军不擅群体作战的现状。
     
    但在此过程中,血族的进攻却仍旧继续,为了保留战力,蒙恬开始主动撤离。
     
    转眼又到了一年的冬季,此时,整个玄雍已只剩下最后两城。
     
    一场大雪纷纷扬扬地从空中落下,蒙恬一如既往地站在士兵身前指导他们操练,大雪不休地落在大家的肩上衣上,但每个人都视若无睹。
     
    这是玄雍自立国以来最艰难之时,却也是最万众一心之时,无论男女老少,士兵百姓,每个人都为了守护玄雍在拼尽本身的全力。
     
    整个玄雍进入了最紧张的备战中,蒙恬知道,来年春天,这里就将迎来一场苦战,那是他们最后的机会,那一战若败,玄雍便将覆灭。
     
    冬去春来,转眼便是万物复苏。
     
    黑压压的血族大军正围在城门前,蒙恬则站在最高的城墙上,默默地注视着底下的一切。
     
    一番对峙之后,血族终于开始强攻,蒙恬指导将士们死守,守城军们利用互相之间的配合,使用落石,弓箭,火油等一切守城事物抵挡着血族的一波波强攻。
     
    玄雍将士们犹如憋着一口气,就算是用性命去阻挡,他们也绝不准许血族攻破这座城门。
     
    转眼落日西斜,血族仍旧久攻不下,他们终于转换战略,想要从多个城门别离攻入。蒙恬却在此时下令,几支事先埋伏好的伏兵迅速杀出,他本身也率着玄雍大军杀出城门。
     
    要拯救玄雍,蒙恬要的不是一时暂守,而是一场真正的击败。
     
    血族单兵虽强,但却极不擅配合,蒙恬正是要抓住这个机会,一举击败血族。
     
    鼓声在呼喊中震响,旗帜在冲锋中飞扬,蒙恬的大军以排练许久的阵势,浩浩荡荡地杀入了血族大军中。
     
    苍茫大地上,只见一只雄雁在高鸣,规则与秩序的力量,也在这片土地上舶流动,蒙恬率着玄雍将士,如一柄势不可挡的长枪,一往无前的刺入了血族军中。
     
    “冲啊!”
     
    漫天黄沙飞扬之中,是重甲覆盖的烈火雄心,每个将士,都已抱着必死的决意。
     
    蒙恬策马冲锋在最前方,他的身影无比英勇,他的呼喝也无比坚决,在漫天黄沙之后,蒙恬看见的,是重新绽放的光明。
     
    秩序与规则的大将,将要赢下这一战,拯救玄雍。
     
    长夜行,和者渐众,星火汇聚,东便利渐白。
     
    劣子难追
     
     
    当蒙恬结束了一夜的朝会从皇宫赶回将军府时,已是第二日的清晨,破晓的阳光穿透屋檐的露珠,洒向将军府的门楣,映照得门匾上“护国大将军”几个大字熠熠生辉。
     
    此刻仆人还未到前院当值,走在最前面的蒙恬亲手推开了将军府的大门,只是接着出现在他眼前的,却不是阿谁熟悉的整洁院落,而是满地的狼藉。
     
    落叶残枝洒落满院,景不雅盆栽东倒西歪。
     
    随行的亲卫见状,下意识便想通知仆人来打扫,蒙恬却挥手避免了他的行动,他脸上看不出表情,只是静默地向蒙犽的房间走去。
     
    跟在身后的亲卫心照不宣,敢在蒙大将军府如此撒野的,除了阿谁脾气暴躁的变节小少爷,又还能有谁呢。
     
    当他们来到蒙犽的房间时,却发现里面的情况更加糟糕,本应立在墙角的书架已断成两截,兵法、纸张、毛笔在冷风中各自散落,屋内还残留着炮火的焦黑,只有蒙犽的被褥整整洁齐地叠放在床上。
     
    此刻本应睡在床上的人,已不见踪影。
     
    “找!”蒙恬盯着那本四分五裂的《蒙氏家规》,严格的下令。
     
     
    后院,管家正慌慌张张地指导仆从打扫蒙犽的房间,前院,蒙恬一个人在满是落叶的院廊下铺满了纸张,那些纸张都是从蒙犽房间里清理出来的,有些已经残缺,蒙恬就着这些不算完整的纸张开始练字。
     
    “为将者,受命忘家,临敌忘身”……蒙恬写的全是兵法,短短一炷香时间,院廊各角就已铺满了他的笔迹。
     
    当蒙恬写到“护国佑民,将之大任”时,却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,他忽然又想起第一次对蒙犽说出这句话时的情形。
     
    那时血族之乱刚平,五年来他第一次从前线回家,一述完职,他就马不绝蹄地向将军府赶去,提早得到消息的仆从已带着蒙犽在门前等待,蒙恬远远地就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在将军府的石狮前不绝地张望,那眼中满是期望,就算已过去许多年,当年那一幕却仍让蒙恬十分动容。
     
    为了弥补多年的亏欠,蒙恬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为蒙犽做了许多玩具,然后亲自陪蒙犽玩耍。
     
    蒙犽对此非常高兴,他早就听说本身的父亲是一个拯救玄雍的大英雄,如今英雄父亲不仅亲自为本身做了这么多玩具,还一直陪着本身玩耍,他喜爱并且崇拜着这样的父亲。
     
    但没过几天,前线就传来军报,蒙恬不得不再次出征,蒙犽小小的眼里噙满了泪水,他问父亲为什么这么快就又要离开,蒙恬只是认真地说了一句:“护国佑民,将之大任”。
     
    蒙恬完全沉浸在本身的回想里,眼前犹如又出现了阿谁满眼泪水的小孩,直到亲卫的呼喊将他打断。
     
    “将军,我们找遍了少爷常去的所有地方,皆无任何踪迹,方才马房来报,后院的战马无故少了一匹,属下猜测,少爷应当已经出城。”
     
    “可有线索去了何处”
     
    “似往北行……”
     
    “追!”蒙恬立刻放下了手中的兔毫笔,动身向院外走去。
     
     
    当玄雍的百姓看到一匹神气凛凛地战马从蒙大将军府中冲出时,以为又是什么紧急军报,只是当他们看清楚了马上的身影时,才发现那人竟然是护国大将军蒙恬。
     
    玄雍久无大战,如今蒙大将军策马而行,莫非是又遇到了什么强敌,百姓们虽然纳闷,但心中却并不担忧,因为自血族之灾后,蒙恬就已经成为了他们眼中无所不克不及的大英雄,在他们看来,只要有蒙恬在,就没有任何人可以威胁到玄雍。
     
    蒙恬从北门而出,沿着这些年里他组织修筑的官道一路疾行,据最新打听到的消息,蒙犽实在往北边去了,只是北地广阔,蒙恬并不清楚蒙犽最后会去向哪里,只能派人继续打听。
     
    一路上,蒙恬也会回想这些年来父子间的事,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情况就发生了改变呢。
     
    还记得最开始的时候,蒙犽总是能认真的完成本身安置的功课,每次回家,还会主动将功课交给本身看,但后来有一次,与功课一起交出的,还有蒙犽亲手做的机关玩具,蒙恬语重心长地教育了儿子。
     
    没想到第二年,蒙犽又拿出了更精致的玩具,以至于都没时间完成全部的功课,蒙恬害怕儿子沉迷玩乐,于是开始用更严格的教育来对待儿子。
     
    在严教之下,蒙犽的兵法和武道实在稳步提升,但他却没有放舍机关之术,后来,甚至还完全迷上了机关术。而此时玄雍已经不乱,蒙恬不消再在外不时领兵,他开始有更多的时间在府中教养蒙犽,他便想通过以身作则,去教育蒙犽莫玩物丧志。
     
    但没想到这却拔苗助长,父子间的关系也开始变得紧张,后来蒙犽甚至第一次反抗父亲,虽然最终仍是蒙犽服软。
     
    当想到这里时,蒙恬也禁不住自问,本身对蒙犽是否真的太过严格了些,但为将者行军在外,生死难测,他对蒙犽如此严格,也只是希望他今后能有自保之力,甚至是能守护玄雍。
     
    只是最后的结果却并不像蒙恬所想,在将军府中蒙犽毕竟是少爷,本身离家后,就再没有人能真正约束他,以至于养成了他如今这变节的性子,最后竟还离家出走。
     
    想到这里时,蒙恬心中又微微有些生气。
     
    最后,蒙恬顺着蒙犽的行迹一路追到了稷下,终于从稷下学子的口中确认了蒙犽的行踪。他示意亲卫停下,然后下马步行,自一人走进了稷下。
     
     
    稷下众院长办公之地,老夫子墨子此刻正在与蒙恬扳谈,两位院长表达并不会干涉蒙恬将儿子接走,但却需要蒙恬本身行动。
     
    不过令人没想到的是,蒙恬最后却决定让儿子留下。
     
    老夫子对此并不不测,墨子却微微有些惊讶,他早已得知蒙恬是带着一队亲卫从玄雍一路追来的,如今好不容易找到儿子,为何却又放舍将儿子带回。
     
    蒙恬看出了墨子的疑虑,主动解说到,其实他早就有意将儿子送往稷下,只是原本打算还要将蒙犽的性子再打磨一番,但如今蒙犽既已本身跑来,那就不如提前。只是蒙犽素来变节,还需要劳烦几位院长多多费心。
     
    两位院长对此并不害怕,稷下是全天下最高等的学府,什么样的学生没有,蒙犽的变节在他们看来实属非常正常。
     
    只不过老夫子却提出,蒙犽的学费必需是旁人的数倍。
     
    蒙恬询问缘由,墨子开口解说到,本来蒙犽才来稷下半日就已损坏了好几处设施,以蒙犽的性子,以后损坏的设施定会更多,这多出的学费,是对他损坏设施的补偿。
     
    蒙恬听后犹如又想起了什么,犹如看到了阿谁端着机关铳,在将军府中一通胡乱发泄的本身恼怒的少年。
     
    最后蒙恬报歉的说道,不管蒙犽损坏多少设施,他都必然会照价补偿。
     
    老夫子听后大笑,想起蒙犽对机关颇有天赋,便与墨子大笔一挥,将蒙犽划入了机关学院中。
     
    离开前,蒙恬还拜托老夫子和墨子能为今日之事保密,尤其是蒙犽学费之事,假若蒙犽问起,那就让他觉得他是因为本身的天赋而被免除了学费吧。
     
    尾声
     
    临行前,蒙恬最后看了一眼稷下,他的脑海中犹如又出现了阿谁因被没收机关玩具,而一脸倔强委屈的孩子,他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,然后便策马扭头,绝尘南去。
    查看更多+
    • 出装加点讲解
    • 皮肤欣赏
    正在努力加载中,请稍等...

    图文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。

    Copyright ? 2019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350电竞网 版权所有

    备案号:  技术支持:350电竞

    350电竞网订阅号